变压器厂

丽水:探索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 实现高质量绿

添加时间:2021-11-25

  大会第一阶段会议——生态文明论坛上,受邀在会上发言的浙江省丽水市生态环境局局长雷金松宣布:自月以来,丽水开展全域生物多样性本底调查,先后发现了百山祖角蟾、丽水钩瓣叶蜂、丽水刺背三节叶蜂、皱盖油囊蘑、近蓝紫丝膜菌

  能在不到两年的时间中连续发现5个新物种,自然得益于当地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记者日前在丽水采访时了解到,丽水作为我国32个陆地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之一,孕育了丰富的生物物种资源。丽水市生态环境局于2019年12月着手开展全市生物多样性本底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目前丽水境内已发现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33种,包括Ⅰ级6种、Ⅱ级27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54种,包括Ⅰ级7种、Ⅱ级47种;高等植物2652种;脊椎动物436种;陆生昆虫1500种;大型线种;拥有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受威胁物种102种。

  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丽水)实践展示馆中的一个展厅,墙上的小图是丽水的生物物种照片。(韩琳 摄)

  这些数字,让人不能不对丽水的生物多样性之丰富以及相应的生态环境状况感到惊奇。事实上,丽水的环境状况指数已连续17年位居浙江全省第一,空气环境质量连续6年位居全国前十,水环境质量稳居浙江全省第一。

  但丽水不仅有一个好的生态环境,近些年来,它的经济发展也保持了良好的势头,全市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连续12年位居浙江全省第一。

  “多年来,丽水市始终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核心战略,以坚如磐石的定力守护好绿水青山,以高水平保护和高效能治理,推动高质量绿色发展,一以贯之的推动生物多样性保护,并开展了一系列创新探索。”雷金松在报告中做了这样的总结。

  雷金松所说的“一系列创新探索”包括什么呢?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丽水不仅守住了“绿水青山”,而且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改革作为推进高质量绿色发展的关键步骤,着力探索生态产品价值核算、市场化交易等实现路径与模式,从而实现了“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的转换。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但中间的等号是需要转换的。因此,建立科学合理、普遍适用和各界认可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技术方法,让作为生态环境及生态产品的“绿水青山”能够量化,是探索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有效路径的基础。

  2019年5月30日,由浙江大学、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中国(丽水)两山学院共同完成的《遂昌县大田村GEP核算报告》通过了专家评审,也让很多人产生了兴趣。“水源涵养,5152.19万元;气候调节,5449.46万元;负氧离子,8.44万元……”报告中的这些内容让当地的老百姓感到很新鲜,因为它第一次把生态环境要素打上了价格标签。这份报告标志着丽水市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改革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2019年8月1日,丽水市出台《丽水市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技术办法(试行)》。这才让“绿水青山”真正有了衡量体系,实现了“绿水青山”“有价”,这也是全国首个市级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技术办法。

  记者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丽水)实践展示馆看到,墙上贴满了文字、照片及图表,分门别类地说明丽水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评估应用体系。

  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丽水)实践展示馆,参观者听工作人员讲解。(韩琳 摄)

  据悉,2019年1月,丽水成为全国首个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市。试点期间,丽水市和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中心合作,依托中国(丽水)两山学院,研究并出台了全国首个山区市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技术办法,发布《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指南》地方标准,开展市、县、乡(镇)、村四级GEP(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为推动生态产品从“无价”到“有价”提供了科学依据。

  2020年10月,在总结丽水实践成果基础上,浙江省发布了全国首部《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技术规范 陆域生态系统》省级GEP核算标准。丽水则以价值核算与实践探索为基础,研究制定《关于促进GEP核算成果应用的实施意见》,制定《丽水市GEP综合考评办法》,将5大类91项指标纳入综合考核,开展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专项审计,明确各地各部门在提供优质生态产品方面的职责责任。

  “绿水青山”可以计量了,下一步就需要将它“盘活”。于是,丽水市进一步构建生态产品市场交易体系,以“生态有价、有偿使用”为原则,制定出台丽水市(森林)生态产品政府采购制度,统筹省财政奖补资金和市、县配套资金,建立“资金池”,保障和推进生态产品政府购买。比如,建立瓯江流域上下游生态补偿,市域内瓯江干流7县(市、区)每年设立横向生态补偿资金3500万元,通过水质、水量、水效综合测算指数分配补偿资金。

  丽水还在农村金融改革基础上创新绿色金融体系,创新组建“两山银行”,实现生态产品交易平台,并推出与生态产品价值核算相挂钩的“生态贷”“GEP贷”等金融产品,通过对生态产品权属的授权登记、价值评估,以及生态产品政府购买和市场交易的未来收益,实现GEP可质押、可变现、可融资。

  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好山好水好空气的生态优势,为丽水招商引资带来了好处。丽水各区县因地制宜,引进和培育了德国肖特、国镜药业等一批环境适应型产业。德国肖特集团于2011年来到缙云县投资设厂,生产药包和高端药用玻管。其产品对空气和水的质量要求高,而缙云县的好生态充分满足了企业的要求,让企业在水净化和空气过滤方面节省了很多成本。因此,到了2019年8月,德国肖特集团在缙云县追加投资10亿元。

  德国肖特集团并不是个案,还有很多对环境敏感的企业来到丽水投资设厂。丽水莲都区以打造“现代智造业企业集聚区”为目标的万洋低碳智造小镇,自开工以来已有超过140家企业签约入驻。大批高质量项目的落地,为丽水推进高质量绿色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

  此后,丽水又创新“飞地互飞”机制,与上海、杭州、宁波等地建立“生态飞地”“科技飞地”“产业飞地”,通过政策互惠、以地易地模式,合作探索生态产品价值异地转化。

  另一方面,丽水境内多山,有很多具有地方优势的农林产品,如毛竹、茶叶等。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不仅是吸引外商投资的条件,也为丽水发展生态农业和旅游提供了便利。

  丽水市景宁畲族自治县景南乡地处浙闽两省三县交界处的崇山峻岭中,下辖5个行政村,海拔约1000米。全乡森林覆盖率高达92%,是景宁第一个国家级生态乡,还有着浙江省“避暑气候胜地”、丽水市文明乡镇等美誉。

  景南乡境内风景如画,自然资源丰富,主要有万亩毛竹林、千亩猴头杜鹃林、原始次生林、望东垟高山湿地、上标云上天池、飞云江源头、白云尖等景点。

  景南乡乡长林文勇告诉记者,景南乡拒绝有污染的工业项目,着力打造绿色农业。乡政府制定了打造高山果蔬、笋竹、绿色畜牧“三个千万级产值”的产业目标,确立了农旅融合、产村互动的发展模式。近年来,当地充分发挥山区优势,因地制宜,有的村把种植冷水茭白作为农业增效的主导产业,引领农民种植了高山冷水茭白3600多亩。这里出产的茭白口感鲜美,售价相较市场同类型产品溢价高达50%以上,成为助力农民增收的特色农产品。另一些村则依托山地中的毛竹资源,培育“大径竹”、笋竹基地、林下套种、竹制品加工等毛竹产业,年产毛竹突破万吨,竹农总收入超1500万元。

  林文勇还告诉记者,当前,碳达峰碳中和战略已成为我国的国策,各地正在抓紧建设碳汇交易市场。他期待早日建成全国性的碳汇市场,因为那样一来,像景南乡这样生态良好的山区就有了优势,满目的绿色可以到碳汇市场卖出好价钱。

  记者在采访中深深地感受到丽水绿色经济所具有的地方特色,景宁县东坑镇深垟村就是这样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小村庄。群山环抱中的深垟村不仅满目苍翠,而且古色古香,村中农舍的院墙多用石材砌成。2009年,在回乡创业的大学生带领下,村里人成立了一家专门种植多肉植物的农业合作社——景宁雅景花木专业合作社。目前,这个合作社已经发展成一家规模化、标准化、精品化的花卉生产企业,是浙江省内最大的多肉植物生产销售企业之一,也是省内最大的高山多肉生产、研发基地,有专门的1000平方米的智能温室大棚,通过电脑控制温度、湿度等各项指标智能培育多肉植物;种植多肉植物品种400余种,基地存圃量为60万盆,实现全年365天全生产全销售,2020年销售达820余万元。

  合作社通过赠送种苗、提供免费技术指导,带动村民在屋前门后,围墙、垃圾箱等公共区域都种上了多肉植物。多肉植物长满石头墙,构成了一种奇特的景观,“畲寨、石墙、多肉”三个关键词使得原本显得古旧的石寨别具特色,成了时尚景点,吸引了周边地区的游客前来“打卡”拍照,为村里带来了新的经济增长点。深垟村也因此先后被评为浙江省AAA级景区村、全省首批休闲旅游示范村。截至目前,“农旅结合、以农促旅、以旅兴农”的产业格局正逐步形成,农旅融合发展模式带动了全村230余户村民增收。

  在景宁县东坑镇桃源村,记者看到的是另一幅景象:数十亩葡萄园,沿着一条溪流,建于山坡下。园中搭建的大棚中爬满了各种葡萄藤,也挂满了一串串的果实。

  据当地镇干部介绍,东坑镇桃源精品葡萄种植规模达到80余亩,葡萄品种多达10余个,葡萄成熟期日平均销售额达万元左右,每年收益达100余万元。

  景宁县东坑镇的桃源精品葡萄园中,葡萄长势良好,藤上挂满果实。(韩琳 摄)

  当地干部告诉记者,丽水的生态农业种植园区往往也是观光景区。桃源精品葡萄园就是如此,清澈的河水映衬着蓝天白云,河上廊桥横跨,山上草木郁郁葱葱,吸引了众多游人前来采摘、休憩。

  位于龙泉市区西南部的兰巨省级现代农业园,于2010年5月列入浙江省首批25个现代农业园区创建计划;2014年6月同步启动园区景区化提升,现已创成丽水首家农业园区型3A级景区。

  丽水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条件也为当地开展科普教育、旅游提供了优越条件。丽水在全国率先发布了《丽水市生物多样性体验地建设与评定导则》,开展生物多样性体验地体系建设,初步建成龙泉住龙生物多样性体验地、庆元坑里生物多样性体验地、莲都九龙湿地萤火虫主题公园等。

  2021年7月28日,“生态文明:生物多样性与地球生命共同体”生态文明日主题活动在丽水举行。(韩琳 摄)

  今年7月28日,浙江丽水举行“生态文明:生物多样性与地球生命共同体”生态文明日主题活动,邀请相关专家探讨“十四五”时期如何高质量推进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可持续利用,深入推进“两山”实践创新。雷金松在会上作丽水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可持续利用专题报告时透露,丽水目前已建成浙江(丽水)生物多样性信息系统。通过实施国家第一批山水林田湖草沙保护和修复工程,丽水将在全国率先构建基于物联网、大数据、AI智能等数字技术的生物多样性智慧监测体系和数字监管系统,形成跨区域统筹、空天地一体、省市县协同的新型数字生态治理样本,成为我国生物多样性监测领域数字赋能、创新发展的新亮点。

  他说:“丽水将着力打造全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引领区——一是搭建生物多样性数字化信息平台,二是打造浙西南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三是加快生物多样性体验地建设。”